你凤

长相英俊
满脑子橙色废料
小英雄全员厨 老母亲粉
胜右中(主出胜
达西女友粉

有人评论我的文字真的超超超极开心的!

只是嘴笨不知道怎么回复

所以就不一一回复乐 果咩!

谢谢你们的喜欢!【大壮开心】

害怕有敏感词索性用图


cp没有胜己出场的出胜!




痴汉黑久注意!




向原著的那两位小男孩磕头致歉!

【轰爆】英雄爆心地会是一个好太太吗

文笔差 第一人称 前后文风不一致注意

可看作知乎体或自传体

cp轰爆



英雄爆心地会是一个好太太吗


不会,怎么可能。


若是十年前还在读高中的我,一定会做出否定的回答。哪怕脸看上去毫无波澜,也在眼神中透露出一点“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不是有点傻”,这样失礼的神态来。

现在我要彻底颠覆之前作出的答案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狠狠嘲笑一番高中时的我,那时我就是一个说话做事不经大脑,轻浮的小鬼。

诚然,就算现在的世人来评价爆心地,也不会加上“好太太”这个前缀。他们将其视为一种侮辱和嘲笑,仿佛结合两者既玷污了好太太,也贬低了爆心地。

综艺节目偶尔提起爆心地,都是叫他“英雄焦冻的配偶”,非常官方而无趣的称呼。今天我少有地提笔写什么,就是为了彻底击碎“英雄焦冻的配偶”,我更希望人民能称他“好太太爆心地”。


就“好太太”本身的含义来说,我没办法作出正确客观的诠释。我拥有一个畸形的家庭,母亲并不是父亲的“太太”,而应该说是“工具”。之后经过我和胜己五年的相处,部分细节使我发出“哦,原来这就是好太太啊”的感慨,逐渐形成颇为主观而抽象的概念。

我与胜己的结合起初并未受到赞同,甚至可以说是困难重重。当时日本法律并不支持同性情侣的婚姻。而新闻舆论也呈现近乎一边倒的趋势:两个男英雄不可能在一起。少有的支持声音仿佛是沉浮在海上的孤独碎木,轻而易举地湮灭在风浪中。

那段时间很辛苦。事务所因为此事削减了我们的出场次数。几乎到了走在街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地步。家里人对我们的感情不能理解,父亲更是暴怒。那时的我们仿佛被所有人抛弃,当我和胜己住在同居的出租屋,躺在床上凝视着那块狭隘的天花板,他和我都深刻意识到:我们只有彼此了。

对,我们只有彼此了。我拥有着胜己,而胜己也被我拥有。光是想到这点,原本颇为苦涩的氛围一扫而空,空气里翻涌起名为快乐的情绪。

现在我还能作为英雄焦冻出现,和胜己的不舍弃有着密切关系。

胜己是个好太太,而我自认为有愧于他,我擅自剥夺掉他未来无数种可能性。如果胜己流露出对以往生活的向往,我想我会放他走。但胜己选择了我,选择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,选择与我挤在几十平米的出租屋中,选择放弃那一条宽阔明媚的阳关道。

他选择爱我,我亦不能辜负他。

现在我们与家里的关系已经有所缓和,社会舆论也渐渐对我们宽容。能有幸和胜己结婚,成为所谓“领导日本同性婚姻开放”这样过于褒奖的幸运儿。我深感荣幸,并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。


由于我们二人职业的特殊性,是赌上一切和敌人斗争,是从死神手里抢人命。职业英雄相当于站在刀刃上,左右都是万丈深渊。

我曾经不慎被死神抓住一条腿——在一次与敌人搏斗中,最后关头敌人用破釜沉舟的方式,将整栋大楼引爆。由于我疏于防范,坍塌的天花板将我压在下面。

那时我确切地感受到死亡离我有多近。我的左腿被压在瓦砾下,已经没有知觉了。几乎能听清楚恶鬼在我耳边喃喃细语。

被发现是大概三天后的事,因为没有食物我晕倒过去。再次醒来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

而胜己就坐在我旁边,他的手搭在我的手上,在椅子上沉睡过去。事后得知他为了我好几天都没睡好。

当时阳光打在他脸上,抚摸着他的鼻梁与嘴唇,头发和阳光织在一起。我才注意到胜己的睫毛也是浅金色的,无比纤细而绮丽。

桌边是削好的苹果与留存余温的粥,我的心上人离我不过半尺,稍微转下头就能吻到他的额头。目及之处全部是心爱的事物,让我确切感觉到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。

出院后我告诉胜己,我爱他,想要与他共度余生。

胜己撇过脸,过了半晌才回复我:

“我也是啊混蛋。”

我清晰地捕捉到他耳根有一点红。

英雄爆心地,同时也是我的好太太。他会为我煮好午饭的便当,为我烫平衣服上的褶皱,记住我爱吃的食物。他会陪我并肩走完以后的人生,也是我白头偕老的对象。

我爱他,并且我们拥有彼此,这是何等的幸运。


【轰爆】你懂个屁



0
“他是由烟草、洗衣粉与某种奇妙的辛香料构成的。”
“你懂个屁。”

1
“你懂个屁。”
爆豪胜己把烟灰磕到栏杆上,天台的风拂起校服衬衫,柔软的布料翻飞,衬托出他鬓眉如剑,眼梢藏刀。
他是由烟草、洗衣粉与某种奇妙的辛香料构成的。
轰没有接爆豪那一句没头没尾的话,微微皱起眉,上前走了一步。
爆豪看破了他想干什么,率先掐灭了指尖的烟。
“想夺我的烟啊?”
有些幼稚地,他将烟蒂甩了出去,说:“不给。”
他张狂一笑,眼尾吊起,唇角上扬。猩红色的眼眸辗转出硝烟与锋芒,尽数归罪于青年人的嚣张气焰。
轰想,至少这三年里,自己不会忘掉这个笑容。

2
事情须得追溯到几个月前的体育祭上。
爆豪胜己一副不可一世的臭屁表情,站在宣誓台上,面对自己的同学老师与千百观众,带着理所当然的意味,看似淡漠实则热烈,宣布了一个事实:
“压倒性的第一,肯定是我。”
最后他靠实力履行了这一句诺言,却没有拿到所谓“压倒性的第一”。
因为轰焦冻放水了。
说是放水,其实不全是。不过是他对父亲的厌恶与想要前进的热望,交织在一起的产物。
可是爆豪不乐意。

3
午后的阳光镀在爆豪身上,柔和了锐利的笑容。
也许是今天食堂里的荞麦面特别好吃的缘故,爆豪看上去格外可爱。看似刚硬实则柔软的浅金色头发在被风拂起。正如爆豪被包裹在暴躁下的细腻内心。
电视里雷打不动的日播连续剧是轰焦冻唯一的恋爱经验。他认真联系这其中的关系,最后恍然大悟地得出结论——
哦,爆豪他喜欢我,要向我告白。

4
爆豪攥紧了手中的挑战书。他率先开口,刺破了略显暧昧的浓稠氛围。
“喂,阴阳脸,我——”
轰向前一步,捂住了爆豪正要吐出恶言的嘴。
“别说了,爆豪。”他低下头说,“我都懂。”
猝不及防地被打断,爆豪的火气更上一层楼,额角跳出青筋来。
“哦?既然你知道,那么——”
轰抬起头,极其认真地对上了爆豪的眼睛。
“我也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爆豪一懵,沉默半晌,说:
“哈?”

5
“你懂个屁!去死吧,阴阳脸混蛋!”
伴随着爆豪的怒吼,掌心分泌的硝化甘油险些炸了整栋楼。
偏偏始作俑者一副不知情的天真模样,稍有无辜地躲开了爆破。
轰看着爆豪,那双异色眼瞳少有地掀起波澜。
那是无辜、疑惑,与小小的委屈。
这点委屈把爆豪气笑了,他提起轰的领带,把攥在手里的挑战书甩在他脸上。

6
——马婷达说:“要么爱,要么死。”
轰焦冻今天就要为爱赴死。
他没去理会那封张狂的挑战书。轰捧起爆豪的脸,认真而深刻,情真又心动。
轰吻了爆豪。两片唇相互厮缠,代替主人拥抱。
不带有任何情色意味,此时的亲吻只是为了表达心意。
柔软的唇瓣一触即离,他擦了擦嘴边的涎水。
是甜的。

7
“如果爆豪同学不喜欢我的话。
“那就让我来追求爆豪同学吧。”

8
两人相处模式依旧火药味十足,可在某些小细节多了一份默契与信任。
这自然逃不过从小就极其关注爆豪的绿谷君。
不着痕迹也不触底线,绿谷小心翼翼地询问自己的幼驯染:“小胜,你和轰君是不是成为朋友了啊?”
“哈?你懂个屁!”爆豪不耐烦地从手心炸出几朵火花说。
他摊在沙发上,漫不经心地继续说:
“我们分明是在交往。”

【出胜】 蛾

沙雕文学让我好快乐
飞蛾出x台灯咔注意
我真不是咔黑和久黑
我真不是
真不是
以下正文


0
飞蛾擅长享用光明。
当绿谷还是一颗受精卵时,听他妈妈用温柔的嗓音这样说。
“出久,你要知道,我们一生的使命,就是追逐太阳。”

1
他破蛹而出。
这是绿谷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飞蛾的第一天。
几乎是本能地,绿谷用他微弱的视力捕捉到一丝光亮。
他扑着翅膀飞过去。
绿谷知道,他找到太阳了。

2
越来越近了。空气里的热度,光线埋入他的眼睛,刺穿他单薄的翅膀。
绿谷的心中腾起一股浓烈的情感,他将其定义为,兴奋。
终于见到太阳了。
绿谷近乎痴迷地大喊道:“太阳!!”

3
“滚,老子是台灯。”
一盏名叫爆豪胜己的台灯大吼道。

4
那样闪闪发光的小胜。
绿谷摸着自己的心脏,如果要为现在这种情绪取个名字,他叫它——
一见钟情。

5
飞蛾擅长享用光明❤️